Mfers:NFT 圈的非典型成功学故事

The SeeDAO 2022-04-03 22:16:42 阅读数:305

典型 非典型 非典 nft mfers

尽管很难摸清 NFT 背后的门道,但我知道大多成功的项目总是有迹可循。比如,"加密贵族"们之所以愿意花六位数的价钱购买 CryptoPunks,是因为它是开创 NFT 先河的元老项目,具有历史收藏价值;再比如,他们愿意花更多钱去购买 BAYC,是因为它已经扩张为一个成熟的品牌,并与阿迪达斯和滚石达成了合作。但即便你觉得自己已经对各类 NFT 项目见怪不怪,你大概依然想不明白"mfers"爆火背后的逻辑。

项目项目项目

项目

项目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和前面提到的热门 NFT 项目一样,mfers 也包含约 10,000 件(确切地说是 10,021 件)NFT作品。每个作品都是一个火柴人形象,戴着耳机打着画外的键盘。自11月30日发行以来,mfers 的交易金额已经超过 9000 万美金,这甚至超过了大多数好莱坞电影票房。

如果你想入手一个 mfer,目前在 OpenSea 中最便宜的也要 2.69 eth,大约折合 9000 美金。

NFT 购买者多为"加密贵族",他们在以太坊兑美元汇率为 40 而不是 4,000 时就买入了以太坊,也许对他们来说,花 3 个以太坊买一张梗图也没什么大不了吧。但即便考虑这个因素,mfers 的成功依旧不寻常。要知道,每天发行的 NFT 数量是非常庞大的,其中充斥着欺诈、抢钱的项目,这些项目试图披上合法外衣,但最后大多快速跌落,销声匿迹。只有极少数可以匹敌 mfers 在过去四个月内达到的高度。目前,mfers 在 OpenSea 历史交易总量排行榜中位列第 44 名。

这属实有点荒唐。mfers 可以说具备了人们痛恨 NFT 的一切要素:一个简单至极的画作却被卖出了名不副实的惊天高价。这简直就像加密圈的成功学故事一样了,只是这个故事可能比我们想得更复杂一些。



项目有点儿意思的是,mfers 背后潜藏的 meme 属性聚焦的是知识产权问题。


mfers 是采用 CC0 声明的 NFT 项目之一,这意味着项目完全属于公共领域,创作者并不拥有图像的一系列权限,公众可以任意使用 mfers。不过,即便不存在版权,随着品牌影响力的扩张,创作者们依然可以从中获利。从根本上来说,这可以视为一场实验,目的是验证将品牌建设进行彻底的众包是否可行。

项目一共有 10,021 个 mfers,每个之间会有细微的特征区别。图中显示了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上的 10 个 mfers。(图源 OpenSea)

该项目由名为 Sartoshi 的推特红人创作而成。他的名字融合了"art"和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名字。项目灵感源自一个叫做"are ya winning son?"的 meme。

项目are ya winning son?

根据 Know Your Meme 上的信息,它画的是一个老父亲走进儿子的房间正好看到儿子在玩一个VR变态色情游戏。受此启发,Sartoshi 画了一个火柴人慵懒地靠在座椅上,一遍敲着键盘,一边叼着烟。在 mfer NFT 项目发行前,Sartoshi 就在推特换上了 mfer 头像。

目前,他的推特账号已经拥有了超过16万的粉丝。

Sartoshi 通过推特私信告诉我,"我自己也画画,以及做一些'真正的'艺术,但我绝不是要在这里做一个蒙娜丽莎那样的作品"。正如 Web3 世界的大多数人,他还是希望保持匿名。"我想做一个很酷的、能让大家产生共鸣的素描风 NFT,并且开放作品的版权,然后接下来的一切,就看大家的了。"

从一开始,mfers 就凝聚着互联网的 meme 文化。11月30日下午 4:20,mfer NFT 以每个0.069 eth ($230) 的价格开始发售,10,000 个 mfer 很快售罄,这也得益于 Sartoshi 庞大的粉丝群体。

然而,一如 NFT 市场的常态,mfers 在聚光灯下风光了一两天后开始逐渐黯淡,聚光灯转而打向了下一个热点项目。在12月底,mfers 交易额放缓,地板价(交易市场挂单的最低价)跌至 0.05 eth,已跌破发行价。

紧接着到了1月,mfers 开始恢复,并在2月爆发。NFT 项目很大程度上基于炒作宣传,因此一旦势头开始形成,就会非常强劲——买家蜂拥而至,推高地板价至 6 eth($18,000)。如其它项目一样,mfers 也划分了不同属性,使得某些 NFT 具有更高的稀有度。一个买家甚至豪掷 80 eth 在一个含稀有属性的 mfer 上,折合高达 270,000 美金。


至今,mfers 地板价依旧在 2.5-3 eth 的区间浮动。这意味着 mfers 尚未进入蓝筹 NFT 行列。蓝筹 NFT 是指少有的几个能维持地板价大于 10 eth 的 NFT 项目。但这也足以见得,mfers 已经遥遥领先于市面上 99% 以上的 NFT 项目。



项目大多 NFT 项目的发行都伴随着炒作,而 Sartoshi 认为 mfers 是有能力一直将反炒作的路线走下去的。很多 NFT 创作者竭力主张自己的艺术是多么具有革命性,而这些火柴人简笔画令这层谎言昭然若揭。


"大多数 NFT 项目的艺术要素其实是非常基础的",Sartoshi 说,"但这些作品被人花钱买走,而且顷刻之间被捧上了天,被诸如 'OMG 这是什么惊为天人的艺术作品!' 一类的溢美之词包裹。我总是开玩笑说,其实很多作品和麦片盒上的卡通形象别无二致。"

和狗狗币一样,mfer 自带的那股蠢劲儿恰恰是它的吸引力所在,令它在 NFT 领域实现病毒式的快速传播,就像在推特上被疯转的爆梗 meme。不过,mfers 的成功也要归功于它在 IP 上的路径选择——这句话写下来颇有些戏谑。Sartoshi 将 mfers 下放到公共领域,这使其独树一帜。

一些项目方,比如 CryptoPunks 项目方 Larva Labs 就保留了所有 IP 及相关权限;另一些项目方,比如 BAYC 项目方 Yuga Labs 仅授予 NFT 持有者其所持 NFT 的权利(Yuga Labs 上个月从 Larva Labs 收购了 CryptpPunks,并称会扩展 CryptoPunks 持有者的权利,使其和 BAYC 持有者拥有相同权利。相当于一家公司花钱收购了另一个 NFT 项目的 IP,这也是为什么一些人青睐于 mfers 这一类的 CC0 项目,因为在 CC0 项目中绝不会发生这种事)。

"与其说 NFT 在去中心化的轨道运行,不如说去中心化的趋势延伸至了 NFT 领域",前股票分析师 Giancarlo Chuax 解释,他现在运营着一个分析 NFT 的 YouTube 频道。"相比于 BAYC 用中心化机制掌控品牌,CC0(公共领域)项目则提倡由用户决定品牌的走向和未来,有些人认为这更符合互联网的本质。"


在一个真正关注"去中心化"的行业里,mfers 也一直坚守着"去中心化"的理念。不过,在一次我曾参与的 Twitter Space 中,他们也坦言,这最终可能还是会在一片混乱之中终结。

Sartoshi 采取了完全不插手的方式,远远旁观并给予认可,而非积极介入,更不去领导。

mfers 持有者们则忙于品牌建设,充分发挥了他们的傍身技能,有几个人甚至已经完成了产品设计和开发。其中,一位名为 MasterChanX 的社区管理员经营着一个叫 MferRadio 的在线电台,在其他诸如《创智赢家》类型节目的包围中,在自己的节目中评价像 3D mfers 这样的 mfers 衍生品项目。一位名为 Richard Chiu 的 mfer 持有者曾有在好莱坞表演和制片的经验,他正在创作一部 mfer 电影。还有人甚至自掏腰包把 mfers 放在时代广场上展示。

项目一个 mfer 电影的预告片

(图源 Twitter @mfers studios)

正如 Chaux 所说,尽管 mfers 的形象玩世不恭,但它却深深影响了人们对 IP 的看法。

"一些想法破土而出,即便没有任何传统版权的激励,依旧在有机蓬勃地生长,这将是革命性的创举",Chaux 说, "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相当不错的案例,比如 Cryptoadz、Nouns、mfers,但它们都还太年轻。迄今为止,这场革命性实验也只进行了数月之久而已。"

Sartoshi 本人也推测,NFT 技术和公共领域 IP 的组合构成了很大的优势,但他认为这并不是 mfers 的核心亮点。

"你要问 mfer 的效用是什么?效用就是你可以用它去建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那我就要问,一张米奇 · 曼托的新秀卡的效用又何在呢?" 他这里指的是一张最近以 520 万美元成交的棒球卡。

"答案是,它们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太可爱和讨喜了。我猜也有人夸过 mfers 简直可爱到爆炸吧。"

版权声明:本文为[The SeeDAO]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news.huoxing24.com/20220403213047094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