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進入 2022 年,加密市場熱點的輪動似乎變得更快。在 GameFi、DAO 等熱點快速輪動下,僅過一周,流動資金和敘事邏輯已然瞧上了變得冷淡的 NFT 市場,為其注入了極大的活力,新一輪 NFT 牛市已然到來。

其中,從市場錶現來看,周傑倫潮流品牌 PHANTACi 的 Phanta Bear 頭像類 NFT 的發行便是 NFT 牛市來臨的直觀錶現。NFTGO 數據顯示,截止 1 月 9 日,Phanta Bear NFT 在 7 天的時間內市值迅速上漲至 4063 萬美金,交易量上漲至 4860 萬美金。除了火熱的二級市場外,優質頭像類 NFT 協議的白名單 Mint 也讓很多人在 Discord 中瘋狂內卷。

而在過去的 30 天內,據 ultrasound 數據顯示,在 OpenSea 中燃燒的 ETH 超過 38000 個 ETH,高居榜首,遠超第二名通過 ETH 轉賬燃燒的 ETH 數量。

如火如荼的 NFT 熱潮拉開了 2022 年加密市場新一輪的 Fomo 情緒,包括周傑倫、陳冠希等明星的入場進一步催化了這一情緒。其實如果我們回顧 2021 年,便會發現其市場在 NFT Summer 之後,NFT 領域一直在不徐不疾地前進著。據 Dune [email protected] 所提供數據,在 21 年 8 月市場達到高潮後,雖然交易量有所下降,但一些 NFT 依然擁有不俗的市場錶現,比如 Bored Ape Yacht Club,如今它的地板價已經超過 CryptoPunk。

不過很多人也在潑頭像類 NFT 的冷水——他們認為頭像類 NFT 與 Meme Token 類似,是一場擊鼓傳花的遊戲,如果沒有下一批人花費 ETH 購買頭像 NFT,頭像類NFT的價值便會瞬間歸零。而究其本質,頭像類 NFT,甚至所有帶有收藏屬性的 NFT 基本都存在流動性的問題。

可擴展性

名人和社區是頭像類 NFT 流動性的支撐,包括社交炫耀、身份標簽以及社區身份認同等都可以成為頭像類 NFT 的價值支撐。同時,頭像類 NFT 的强可擴展性賦予了協議方在進行社區運營時的想象力。

Cobo 四周年 NFT 禮物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1 月 7 日神魚在社交媒體中錶示,將為 Cobo 四周年 NFT 的持有者進行賦能,與 NFT 社區 X Rabbits Club 達成合作——Cobo 四周年NFT持有者將優先獲得 X Rabbits Club NFT Mint 的白名單。

除了在白名單方面進行合作外,擁有堅實社區基礎的頭像類 NFT 協議還可以選擇與其他協議在 NFT/FT 空投、聯名、社區活動等方面進行合作。在現實世界中,很多 NFT 持有者也都在制作相關物料以提昇相關 NFT 的曝光率。當然,線下物料制作的前提是 NFT 協議官方賦予了持有者商業使用權。

因此,頭像類 NFT 極為考驗社區的運營能力,良好的運營將增進社區成員對於社區身份的認同感,進而讓更多社區成員自發為社區作出貢獻。社區凝聚力的提昇將進一步推動頭像類 NFT 價值的提昇,外人渴望進入社區的情緒便也會更加强烈。社區文化由此而來。

除了加密原生頭像類 NFT 協議外,很多傳統 IP 的入局切入點同樣是頭像類 NFT,比如上文提及的周傑倫潮流品牌 PHANTACi 的 Phanta Bear NFT 和 X Rabbits Club NFT。

傳統 IP 的優勢在於 NFT 發售前的粉絲社區基礎。但是傳統 IP 對應的商業價值是有限的——如果 IP 商業價值被榨幹,NFT 社區發展便會陷入停滯。其前景取决於傳統 IP 所屬方的主觀意願,粉絲粘性更强,但是也更中心化。

可組合性和發展潜力

在頭像類 NFT 協議的可組合性和發展潜力上,也存在更有意思的想象空間。

在 DAO 基礎設施蓬勃發展的今天,頭像類 NFT 協議的低門檻和强社區凝聚力將使其迅速成為 DAO 基礎設施的一部分——可以將頭像類 NFT 看作 POAP(Proof-Of-Attendance Protocol 出席證明協議)形式的身份標簽,作為社區的准入門檻。

如果我們再將眼界擴大,頭像類 NFT 也可以充當元宇宙中的 Avatar 化身,成為社區成員進入元宇宙的前提。一個廣闊的元宇宙允許無數個 NFT 頭像社區的存在,社區的集合便是元宇宙居民的合集。

頭像類 NFT 協議 Cryptomories 便正在通過元宇宙等賦予 JPG 更大的價值。在 Roadmap 中,CryptoMories 官方提到,它將會是一個元宇宙遊戲 iwwon 的一部分,在遊戲和元宇宙兩個層面中發揮更大的價值。

社區致力於賦予 JPG 價值,JPG 價值反哺社區成員,社區成員在捕獲價值的同時也會成為其價值的支撐。

不過需要警惕的是,在 NFT 蓬勃發展的今天,NFT 協議的低門檻賦予了更多人發布 NFT 協議的權力。在其中不乏一些濫竽充數的人——憑借簡單的 NFT 發行和 NFT 市場散戶的 Fomo 情緒以騙取市場散戶手中的 ETH。這些協議往往沒有一個明確的路線規劃圖且不擅長運營,甚至協議方的水平也是半吊子。而這些協議發行的 NFT 往往面臨著破發的結局,低流動性的 NFT 的價值基本為零。

Rainbow Cats NFT 在發行之初,由於其精美的美術設計以及 Doodles 仿盤的性質引發了 NFT 市場的 Fomo 情緒,在 Mint 過程中一度引發了 Gas War 和 Opensea 二級市場的瘋搶。但由於技術其編寫合約的失誤,協議管理員手動添加白名單需要至少 4 ETH 的 Gas 費用,而管理員不想花費如此多的 ETH 添加白名單,只添加了 800 多個白名單便草草了事。偷懶行為最終導致眾多白名單持有者無法 Mint NFT。為了挽回口碑,管理員開啟公開 Mint,大量科學家和散戶湧入,他們以低價或者免費的方式成功 Mint Rainbow Cats NFT。這也是當時 Gas War 的由來。該協議的早期參與者和白名單持有者蒙受了不應有的損失。

不專業的團隊大概率會讓參與者蒙受損失。就像在加密社區中很多人都喜歡說的「DYOR」(Do Your Own Research 做好自己的研究)一樣,我們在被精美的美術風格吸引的同時,不妨去多關注一下其背後團隊的專業能力和運營能力。

當然,NFT 的想象力也不止於藝術品和收藏品,NFT 收藏品的整體價值囿於 Opensea 的估值無法更進一步,而頭像類 NFT 所代錶的社區精神是 Web3 精神的體現,但這也只是冰山一角。隨著 NFT 基礎設施的建設,類似 NFT 借貸、NFT Finance 等新興概念將賦予 NFT 領域更有想象力的敘事價值,進而推動 NFT 成為加密世界最重要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