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熱捧鏈遊工會:前一天月薪7000,後一秒獲千萬投資

鏈新 2021-11-24 00:16:31 阅读数:446

前一天 一天 月薪 一秒 千萬

作者 | 方沁雨

自Axie Infinity火爆以來, “玩遊戲賺錢”(下稱“玩賺”)的商業模式席卷了鏈遊世界,鏈遊的熱度在最近半年時間裏昇溫不斷,引來風險投資、產業資本等各路資本押注。

鏈遊不但會繼續推動全球NFT的銷售體量,還將以新的經濟機會推動新型經濟組織鏈遊遊戲公會的發展,這類遊戲公會通過幫助玩家入場,並提供能產生收益的策略組合,在多個經濟虛擬經濟體中推動經濟活動。

大量“玩賺”類鏈遊經曆一年時間的籌備,將在年底湧入市場。而隨著鏈遊的繁榮,新興鏈遊急需用戶入場,鏈遊公會的重要性正在凸顯。

據《鏈新》不完全統計,自7月以來,有10家鏈遊公會陸續對外宣布獲得融資,A16Z、Animoca Brands、Pantera Capital等知名投資機構競相入局。

“前一天月薪7000,後一秒千萬投資。”小輝從一家區塊鏈公司離職後,和別人談到自己要做GameFi相關的遊戲工作室,收到很多投資人伸出來的橄欖枝,“對方不問項目是什麼,直接先問要不要投資,我都已經不敢收錢了。”

不過,目前中國對於鏈遊的政策還不明確,而對虛擬貨幣的交易的打擊一直在持續且趨嚴,鏈遊中涉及的通證類交易很容易和當下的政策和法律相悖,不論是對於普通鏈遊玩家,還是鏈遊公會,亦或是資本而言,風險無處不在。

2億美元搶投鏈遊公會

“如果能做鏈遊玩家社區,那一定比做鏈遊項目要好。”一個鏈遊項目的運營負責人米小姐錶示。

據了解,米小姐目前所在的鏈遊項目開發團隊針對的要是東南亞用戶。該團隊原先是致力於公鏈開發,在今年2月份預感鏈遊會火爆便開始布局鏈遊,計劃首個鏈遊項目打造一個仿版Axie Infinity。

Axie Infinity、The Sandbox等知名遊戲於2018年左右上線,經過兩三年的迭代、更新、醞釀,逐漸熬到了市場龍頭地比特。米小姐的團隊項目起步時間較晚,自項目啟動以來一直加班加點,希望趕在今年年底面世。

“在用戶運營方面已經聯系了幾家玩家社區進行合作,讓社區推動玩家來玩我們的遊戲。”米小姐稱新上線的鏈遊對玩家社區的需求强勁,遊戲公會則是鏈遊項目方關注的重點。

小輝從一家區塊鏈媒體公司裏辭職,應朋友之邀,准備回老家創業,“幾個朋友打算凑筆錢,創業做個鏈遊工作室,老家的人力成本低,3000元就能雇一個人。”

在學生時期,小輝熱衷於組織遊戲中的公會,像《率土之濱》等傳統網遊,那時已有體系地幫助公會培養萌新玩家,但小輝坦言,做傳統遊戲中的公會,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獲取更好的遊戲體驗。

“前一天月薪7000,後一秒千萬投資。”小輝感歎道,他在離職後和別人聊到自己要做GameFi相關的遊戲工作室,就收到很多投資人伸出來的橄欖枝,“對方不問項目是什麼,直接先問要不要投資,我都已經不敢收錢了。”

鏈遊公會在國外早已遭到資本的追逐。

據《鏈新》不完全統計,自今年7月以來,有20家遊戲公會出現在媒體報道中,其中10家對外宣稱獲得了融資,而這些宣布獲得融資的鏈遊公會主要市場為東南亞地區,融資總額超過2億美元。

在這些融資案例中,Merit Circle是取得目前已知宣布獲得融資額最大的項目,該項目是通過Balancer Labs Liquidity Bootstrapping Pool(一種區塊鏈特有的降價拍賣募集資金的形式)完成的1億美元融資,其此前已從風險投資機構處募得450萬美元的種子輪投資。

Zebedee是僅次於Merit Circle融資額的第二大項目,獲得了1150萬美元的新融資,該項目宣稱新獲得的資金用於擴大其遊戲計劃。與市面上的鏈遊公會有所不同,Zebedee主要通過技術手段支持玩家進入比特幣玩賺遊戲世界。

上述兩個鏈遊公會最新一輪融資的投資人列錶裏均有Animoca Brands,該公司也是目前最大的遊戲公會Yield Guild Games的早期投資人。Animoca Brands是一家遊戲開發公司,因其對鏈遊賽道的布局而聲名大噪,並獲得了馬雲的家族財富管理基金以及紅杉中國的投資。

投資

誰會是鏈遊公會運營的標杆?

鏈遊公會通常由以下情形推動形成:

  • 玩家自發性組織;
  • 有資金在背後有計劃地對玩家進行組織和引導;
  • 遊戲發行方發起的玩家社區,例如Yooshi Metaverse是其同名遊戲項目方發起的遊戲社區,目的是為同名遊戲帶來用戶,並實現玩家所有制經濟的自治理;


Yield Guild Games(以下簡稱YGG)目前是鏈遊公會的龍頭,按起源分屬於第二類,其創始人Gabby Dizon擁有豐厚的遊戲行業資源,於2007年-2009年擔任菲律賓遊戲開發者協會的主席,2014年至今擔任菲律賓免費手遊公司Altitude Games的CEO和聯合創始人(Decentraland上的Battle Racers和Sandbox上的Mushroom Mandia由該手遊公司開發)。

Gabby Dizon曾對外公開錶示,他是Axie Infinity的早期粉絲,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造成菲律賓高達 40%的失業率,而菲律賓的玩家已經開始通過玩遊戲賺錢,於是他組建了鏈遊遊戲公會。

YGG設立之初是為了服務Axie Infinity的玩家,“獎學金計劃”是其重要組成部分。玩家在玩Axie Infinity之初就要充值,因為必須要有3個Axies(小精靈)才能開始遊戲,小精靈要從市場上購買,而隨著小精靈不斷漲價,一些玩家變得玩不起這款遊戲,因為這相當於需要充值至少1000美元才能開始遊戲。“獎學金計劃”是YGG將自己已經持有的Axies出租給想要開始玩 Axie Infinity的玩家,然後將玩家從遊戲中獲得的收入進行分成:玩家獲得70%,公會獲得10%,社區經理獲得20%。

YGG的社區經理是指負責在玩家群中推廣遊戲、管理玩家的人,這可以使得YGG不用直接管理玩家,而社區經理往往是YGG從社區中招募的現有成員。

“YGG需要大量的人力去覆蓋,本質上是承諾項目方大量人力資源,再加上對項目方進行早期投資,這件事不是誰都可以模仿的。”TSA鏈遊公會的發起人之一修桑對《鏈新》錶示。

如今的YGG已經不僅僅面向Axie Infinity,The Sandbox、F1 Delta Time等知名鏈遊都有YGG活動的踪影。該公會通過租賃計劃、遊戲內資產的經濟活動、持有各類遊戲的NFT、對鏈遊進行早期股權投資等方式產生公會利潤,作為YGG的早期投資機構,Delphi Digital曾公開了YGG吸引其投資的理由:

  • 不僅投資更多早期階段的鏈遊項目,其遊戲金庫機制有機會為遊戲者或投資者提供資產代理的服務,即將到來的subDAO 和機槍池相當於指數和超級指數。這是目前在其他公會中難以看到的;
  • 隨著公會不斷成熟,公會通過為開發人員提供從老練玩家群體中收集的有用見解,更廣泛地促進生態系統發展的强大催化劑;
  • YGG的資金將有效地成為生產性 NFT 的影子基金。


目前,鏈遊公會面臨著同質化嚴重的問題,頭部鏈遊公會的運營模式差异化也不大。

鏈遊公會BlackPool被機構拿來與YGG進行比較。BlackPool的創始人Julien Bouteloup 是 YGG 顧問,該公會號稱擁有更豐富的量化交易手段,目前所持有的NFT資產略高於YGG,但AUM(資產管理規模)要小於YGG。該公會主要側重的遊戲是以太坊上的足球遊戲Sorare,目前的迭代發展落後於YGG。

其次是前面提到獲得1億美元融資的Merit Circle,該項目由Axie 420獎學金計劃的創始人推出、Flow Ventures孵化,也得到了Yield Guild Games的投資。

Merit Circle自稱是革命性的社區組織,但目前看架構與YGG高度接近,不同之處是Merit Circle强調社區自治的結構,每個社區對應不同的鏈遊,最終由Merit Circle這個超級社區所控制,而Yield Guild Games允許旗下未來不同的鏈遊社區發行自己的治理通證。

國內鏈遊公會風起

TSA鏈遊公會的發起人之一修桑錶示,目前國內鏈遊公會才剛起步,比同質化更嚴重的問題是良莠不齊,“存在一些地推出身的公會,需要玩家擦亮眼睛仔細甄別。YGG是我目前看到最好的鏈遊公會運營樣板,目前還沒有出現其他模式能突破YGG,我認為跟隨是無法超越的。”

鏈遊公會火爆為國內玩家也創造了新機遇,這些玩家不僅可以靠打遊戲賺錢,還可以通過指導其他用戶玩鏈遊(因鏈遊的門檻較高)成為KOL,甚至創業。

修桑目前正在為公會撰寫商業計劃書,TSA社區是由一群玩家在今年5月自發性組織起來的中國鏈遊公會,“現在國內的投資機構很願意投資鏈遊公會,甚至是鏈遊工作室。”

“我們公會的建立一定程度上受到Axie Infinity與YGG關系的影響。公會是精英化管理,對於會員沒有强制限制,像Axie Infinity這樣的遊戲對我們來說運行的成本比較高,所以我們主要致力於更早期的鏈遊項目,這使得我們團隊需要更强的投研屬性,我們對社區輸出遊戲攻略和報告,由社區成員自己决定是否要參與。”修桑介紹道,目前他們的公會主要由30個核心成員組成,並用自有資金對早期鏈遊進行投資和試玩。

“我認為鏈遊公會的運營最大風險來自於項目方的風騷操作,這和傳統遊戲是一樣的。一個優秀的鏈遊公會的核心競爭力應該是互助和信任,信任是最重要的,因為公會為某款遊戲提供輔助工具,如何讓社區成員願意使用這個輔助工具是個難題,畢竟資產在上面跑,而公會如何相信社區成員不作惡同樣重要,社區成員也可能卷走公會的資產或搞砸公會的名聲。這個問題現在沒有暴露出來,但是往大了說,以後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修桑分析稱。

除了資產安全存在風險,中國嚴厲打擊虛擬貨幣交易的政策和法律,也給境內鏈遊玩家和鏈遊公會的發展帶來不確定性,因為鏈遊之中涉及到通證類的經濟模型,如果一旦面向境內的中國公民,則會涉嫌違反十部委關於禁止虛擬貨幣交易的相關規定,以及相關的法律法規。

這對於想參與鏈遊的資本和個人而言,是無法回避的風險。

版权声明:本文为[鏈新]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netfreeman.com/2021/11/20211124001530947b.html